浙大师生历时30月,行程2600公里的“文军长征”即将搬上荧幕
发表于 2016.12.16

在中国近代史上,曾经有过两段可歌可泣的“长征”,一段是毛主席领导下的两万五千里的“红军长征”;另一段是竺可桢校长带领浙大师生,历时两年半,行程2600多公里的长征。由于与红军长征部分路线基本吻合,浙大西迁,也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称赞为“文军长征”。

红军长征的胜利,粉碎了国民党围剿,把中国革命带向了胜利,创造了人类军事史上的光辉奇迹。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围绕这段伟大历史的电视剧、纪录片在各大荧幕上持续热播。而浙大师生怀着“教育救国、科学兴邦”理想,横穿浙江、江西、广东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6省,一路西迁,护送《四库全书》,坚持办学的“文军长征”史,也即将搬上荧幕。

由国家一级导演 郑方南 执导,蒋晓群 制片的大型电视剧《文军行》(剧名暂定),将于2017年初开机。为了更好的还原这段历史鸿篇,日前,制片主任蒋晓群带领创作团队,在新鼎明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实地走访了浙大校址,和相关历史旧址,对“文军长征”历史做了全面细致的考察。

考察文军壮举,创作者感慨万千

郑方南 ,国家一级导演。第三届中国百佳优秀电视艺术工作者,全国第三届“十佳导演”,中国电视50年、改革开放30年,中国电视剧优秀导演奖。其指导的作品多次获得“金星奖”、“飞天奖”、“金鹰奖”、“全国五个一工程奖”、“金凤凰奖”等。

《文军行》剧组与新鼎明的工作人员一起,首先探访了浙大紫金港校区校史馆。

IMG_9785

馆里的接待人员,细致详尽地介绍了浙大西迁史的相关人物和事件。虽然对浙大西迁已经烂熟于心,但创作者面对展馆里展示的这段震撼人心的历史,依然感慨万千。

IMG_9792

IMG_9750

考察团又探访了浙大之江校区,对与西迁历史相关的钟楼、主楼、图书馆、小礼堂等建筑,进行了参观。

之江塔楼

之江大学师生们为战争期间留守的教师们建了这座大钟楼,以此铭志

次日,考察团探访了浙江图书馆,此时正值“文澜遗珍展览”,考察团观看了《四库全书》真迹,对浙大西迁时护送的文学瑰宝交口称誉。

参观四库全书

原存于文澜阁的《四库全书》现栖息在浙江图书馆内

除了探访浙江图书馆,剧组和新鼎明的工作人员,还参观了文澜阁和求是书院。文澜阁位于浙江省博物馆内,是清代为珍藏《四库全书》而建的七大藏书阁之一。求是书院,作为浙江大学的前身,至今仍耸立于杭州大学路原址。

文澜阁与求是书院2

 文澜阁 与 求是书院

 探访浙大西迁旧地,寻找文澜遗珍,《文军行》剧组不辞辛劳,四处奔走,考究每一个细节,只为还原历史原貌给观众。在这个过程中,所见所闻的,浙大西迁时师生的求是精神、艰苦卓绝的奋斗精神、传播知识的科学精神,让人感慨万千,心生感动。

艰苦卓绝的“文军长征”

1937年,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,直逼浙江省会杭州。为保存教育科研精英,国立浙江大学师生在著名地理气象学家、教育家竺可桢校长率领下,怀着“教育救国,科学兴邦”的理想,踏上了漫漫西迁路。师生横穿浙江、江西、广东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六省,行程2600多公里,历时两年半,于1940年抵达贵州遵义、湄潭,坚持办学七年。

浙大西迁路线2

浙大西迁路线示意图

1. 求是创新的“东方剑桥”

浙大西迁的过程中,为了补足搬迁期间教学所受到的影响,各学院的课程和实验,都比以前有所增多,师生的工作和学习时间都自觉延长。当时教育部派人到全国各地巡视,认为浙大是所有西迁大学中教学秩序和教学质量坚持得最好的一所。“甘冒百死求真知,校训确立自此时。”浙大西迁时,确立和发展了“求是”校训。浙大搬到湄潭后,英国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,曾来参观考察。他对浙大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学术氛围之浓、师生科研水平之高,十分赞叹,将浙大与他的母校剑桥大学相提并论,誉之为“东方剑桥”。

图为李约瑟与夫人参观浙大实验室

李约瑟博士与夫人参观浙大实验室

浙江大学在遵义湄潭办学七年,被称为浙大历史上光辉的七年,是浙大办学历史上重要的发展时期。竺可桢、王淦昌、谈家桢、苏步青、谷超豪、李政道、程开甲、叶笃正……这51名新中国的两院院士和1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,都是从湄潭走出,他们都来自于西迁到湄潭办学的浙江大学。

2. 浙大西迁是一次文化守护

浙大西迁还有一个重要的使命,保护《四库全书》的转移。《四库全书》共有7部,3部清末已毁,日本侵华又损失2部,竺可桢受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委托,将一部《四库全书》140箱,成功转移至贵阳黔灵山公园北的地母洞存放。

当时,浙江省立图书馆馆长陈训慈,觉察到杭州的文澜阁《四库全书》面临万劫不复的险境。他一面动员全馆人员赶制木箱,准备装箱转移,一面积极筹措运费。他想到浙大,专程找竺可桢商议对策,两人除共同向教育部力争之外,赶紧利用浙大迁校的卡车,分批装运库书,终于在1937年12月杭州沦陷之前搬出杭州。

这次库书的迁移,几经波折,历尽艰难。先是雇民船,将库书迁至富阳石马村赵宅,后将库书迁至建德松阳坞再至金华,继而觅车运至龙泉。后又从龙泉启运,自福建浦城而至江山峡口,再上浙赣铁路,过江西,到湖南长沙,从湘北到湘西,直奔贵州贵阳。如此经过5个月的跋涉,终于将库书存于贵阳西部的张家祠堂。后因日寇轰炸贵阳,又将库书迁入贵阳城北4公里一个名叫“地母洞”的洞穴。库书存储于贵阳地母洞之后,先是每年一次曝晒后又改为春秋两次,全年无停歇之日。如此六年,国宝万无一失,直至运回杭州。

四库全书

《四库全书》抵达地母洞

期待《文军行》这部承载雄厚大文人精神的好剧诞生!